社交账号登录

社交账号登录

0/34

上传头像

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,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

头像

预览

忘记密码

设置新密码

「硅谷趋势 2015 之三」用科技重新发明食物相关的一切

智能

「硅谷趋势 2015 之三」用科技重新发明食物相关的一切

崔绮雯 2015-06-11 23:00:00

「硅谷趋势 2015」是《好奇心日报》在硅谷的特别报道系列。过去数十年中,这里诞生了数以百计的科技公司,它们用技术影响了全球几乎所有行业。今天在硅谷,科技创业者和投资人们都在关注什么、讨论什么?我们根据今年夏天在数十场硅谷线下科技活动中的观察与交流,加上对投融资等行业数字的理解带来这一系列趋势报道。

“我们将要重新发明食物。”当道格拉斯·黑奇(Douglas Hickey)在米兰世博会上介绍他负责的美国馆时,用的是这样一句话。

在美国,如何吃得更好更健康已经变成一件头等大事。面对着国内三分之二成年人超重的现状,连美国政府迫不及待宣传新式的健康饮食,尽管这个国度一直以“油炸食品”、“快餐”闻名。

而就像在今天的几乎任何一个变革中行业一样,当问题出现时,硅谷的科技创业者们都冲在最前面。人造肉公司 BeyondMeat 正在让人类不杀生的情况下,就能吃到“肉”;营养代餐粉公司 Soylent 给人们配好营养充足的粉末代替一日三餐;还有数都数不完的食物上门服务,Sprig、GrubHub、DoorDash……他们正在把食物外送时间从 40 分钟压缩到 10 分钟甚至更短。

而如果能解决吃的问题,哪怕只是其中一环,商业公司无疑在造福人类的同时,也会获得极为丰厚的回报。或许这也是为什么你在它们背后能看到各位大牌科技投资人:BeyondMeat 的背后,是 Twitter 公司创始人埃文·威廉姆斯(Ev Williams)还有比尔·盖茨;而同样在做人造肉类的公司 Modern Meadow 背后的支持者是 PayPal 公司的创始人彼得·蒂尔(Peter Thiel)。事实上,如果从创业三年内的获得融资的情况来看,这些食物快送公司们的增长速度比当初的 Uber 要更快。

在硅谷,每一个关于吃的环节都在受到了科技创业的冲击,从食物形态、烹饪方式,到配送服务,甚至连传统餐饮业也在拥抱新的运作方式。

改造食物的结构

人造肉公司 BeyondMeat 是最近几年来在美国食物运动中的明星,因为它正在改造实物的结构。

BeyondMeat 公司正在提供用植物蛋白合成的牛肉和鸡肉食品。尽管公开数字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 2009 年,但其实他们已经在植物蛋白合成的领域研究了 10 年了。在美国的有机食品超市 WholeFoods 中,BeyondMeat 肉制品已然上架,尽管从外观、肉的口感甚至营养价值来看,这些“人造肉”都和正常的肉食无异,但其实你吃下去的并不是肉,而是 BeyondMeat 公司种的豆子。目前,不少人把 BeyondMeat 当做是“素食者的肉”(包括投资人之一的 Twitter 创始人比兹·斯通),但这公司的创始人 Ethan Brown 却不这么想——他想要把 BeyondMeat 做成“人类未来的肉食”。

在华盛顿长大的 Ethan Brown 家境不错,家里还买了郊外的一个农场。而和牲畜们相处就是 Ethan Brown 小时候的周末活动。在哥伦比亚商学院大学毕业之后,Ethan Brown 开始进入清洁能源公司工作,而在那里,他也对牲畜相关的数据很敏感。目前,食用牲畜排放的温室气体占据了地球温室气体总量的 51% ,而因为生产肉食,人类需要养殖大量的牲畜和使用大量的水资源。但对于 Ethan Brown 来说这个理由更加重要:“农业用的牲畜动物应该比我们的宠物狗遭遇要悲惨得多,而为什么这样做就可以呢?”

BeyondMeat 的鸡肉条

Ethan Brown 想要 BeyondMeat 代替人们摄入的肉类蛋白,这样人们就不用养殖过多的牲畜然后杀掉制造肉食了,地球的温室气体也会减少。他觉得吃植物蛋白的肉食来达到环保目的,这比联合国到处呼吁减少排放温室气体容易多了:“让各国减少 25% 的温室气体排放太难,但让人们减少 25% 的肉类蛋白消耗还是能做到的。”

Modern Meadow 的打印肉

目前和 BeyondMeat 一样在做人造肉生意的 Modern Meadow 的技术就还在试验阶段。这家拿了彼得·蒂尔(Peter Thiel) 140 万美元种子轮投资的公司目前正在用 3D 生物打印的方式合成肉,他们认为,这样就可以让肉类免受环境、饲料的影响。他们目前仅仅做出来了夹在汉堡当中的打印肉,创始人 Andras Forgacs 承认,他们还在技术发展的早期,肉的口感还没有 100% 像真肉。

彻底改变食物形态

营养代餐粉公司 Soylent 对这个世界未来的食物走向有不同理解,甚至更加激进。Soylent 就是一种营养合成粉末,把人类一天需要的一样,如蛋白质、脂肪、糖、维生素都变成粉末,打包在一个袋子里面。从理论上讲,只要你每天喝一包 Soylent 粉末冲水而成的营养液,你就可以从每天费时费力的三餐中脱离出来。

这就是 Soylent 的营养粉包,上面的文字是营养成分和百分比,一包是一天人类需要的营养供应量。Soylent 还附赠了一个冲粉用的壶,建议你一次冲好,然后放在冰箱里“备食”。

Soylent 公司的创始人 Rob Rhinehart 认为,这些粉末才是未来普遍的人类要摄入的“真实”营养,没有额外的油和脂肪等杂质,而下馆子将会是一种奢侈。而由于这种合成粉末的成本比普通食物成本要低,Rob Rhinehart 还认为,Soylent 能够解决全球正在面临的食物短缺和饥饿问题。

改变除了煎、炸、烤之外的烹饪方式

“这个国家才 200 年,‘吃’文化还没有像中国几千年那么根深蒂固,市场还待教育。”Lisa Fetterman 这么跟我解释她美国做“饮食类初创公司”的原因。当时,我们正在她的办公室吃午饭——用低温水浴法烹煮的牛排,配有西葫芦薄片、蘑菇,酱汁咸鲜味为主,还混合了蒜蓉和柠檬汁。由于是低温使熟的缘故,牛肉熟得非常均匀,肉汁还保留着,咬劲刚刚好。这顿午饭中的牛肉,就是用 Lisa 的初创公司的智能硬件 Nomiku 做出来的。

这是我们的午餐,用 Nomiku 做出来的五分熟牛排

“你看,这就不一样,因为这盘料理有比普通美国菜更多的‘味道’。” Lisa 边吃边说道。作为一个在华裔家庭长大的美国人,Lisa 在大学毕业之后从事餐饮管理的职位。因为知道真正中国菜的做法和味道,她正想改变美国人的烹饪方式——不仅炸、烤和煎,不仅仅是盐、胡椒和番茄酱……用 Nomiku 加热棒使用的烹饪方法叫做“Sous Vide”,把 Nomiku 加到锅边上,锅里面放入水和肉真空包装,调好温度,就可以等着吃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 这是 Nomiku 办公室里面的厨房,绿色以及白色的设备就是 Nomiku

目前在昂贵西餐厅,Sous Vide 烹饪法已经使用多年,但是成本很高。简单来说,Sous Vide 就是将肉摆放在塑料袋子当中,然后用恒温 55-60 摄氏度的水慢慢温熟,这个过程可能长达十几个小时,耗费人力,需要的设备也高达几千美元。而使用 Nomiku,需要的成本才 200 美元。


Cinder 烤炉官网上的照片,实物还没量产

在旧金山,同样在做 Sous Vide 智能厨具的还有 Cinder 公司,而他们的方法更加直接粗暴——这个烤炉一样的设备能帮你根据肉的厚度种类隔水真空烹调,你甚至不需要水、不需要麻烦的真空包装,只要把肉放进去,用手机应用调整一下温度即可。Cinder 的员工告诉《好奇心日报》,目前公司里忙得不可开交,因为承诺了要在 2016 年让产品面世。

“我们正在做的就是让烹调温度精确地恒定,但同时也让其容易实现和方便。” Cinder 创始人 Eric Norman 曾这么说到。

改变配送,甚至是餐厅运作方式

“如果关注旧金山的食品初创公司,一定得去用 Sprig”,在旧金山的一个关于食物创业公司的线下聚会中,果蔬汁公司 PurplePlantBlends 的创始人 Heather Scott 这么跟我推荐。

Heather 口中的 Sprig 就是硅谷起家的健康食品快送服务,他们有独立的厨房、每天有不同的菜单,但主题都是离不开:健康食品。看看他们的菜式就知道了:这个龙舌兰酒烤虾沙拉,配上切碎的有机红绿色生菜、切片的萝卜、土豆、鳄梨;五分熟的煎鲑鱼,配蒸西兰花,姜汁青柠烩意面。Sprig 每日的菜式,据说是由他们曾在 Google 厨房任职的厨师制作,主打“并不贵的健康菜肴”,刚刚我们提到的两个菜式价格都是 13 美元,这也就是在普通美国餐馆点一个菜的价格。

Munchery 厨房

目前像 Sprig 这种模式的公司还有 Munchery,也是拥有独立的厨房,包办了从有机材料、烹饪到配送的全过程的食品公司。但快速配送和线上点单只是这两个公司的表象。在我们看不见的厨房,规模运用联网、超大容量的智能烤箱、通过数据库管理库存和精确到克的菜品材料配比,才是 Munchery 这种公司能够提供比餐厅更大规模的用餐的秘密所在。Munchery 投资公司,也是早期 Uber 的投资公司 Sherpa Ventures 所说,Munchery 的模式,不仅可以直接砍掉了餐厅费用最高的场租和人工服务生,由于每天订单量可以建立数据模型管理,因此初创公司也可以大批量、有预见性的购入食材,Munchery 成为了旧金山最大的食材购买者,这也让他们获得最大的优惠折扣,降低的食材购入的成本。

还有另外一些食品快送服务,拼的不是健康食品制作,而是速度。在旧金山附近的城市帕罗奥图,食品外送公司 DoorDash 配送速度可以达到 10 分钟以内,比我们常用的饿了么快上 4、5 倍。这家才成立一年的公司,在公司所在地帕罗奥图的应收已经达到千万美元级别,不少餐厅一年光是从 DoorDash 接到的订单就有 50 万美元。类似 DoorDash 食品快送公司也有追捧者,投资人 Shervin Pishevar 就是其一,至今为止,他已经一口气投资了 DoorDash、Munchery、SpoonRocket、Order Ahead 等多家美食快送服务。

那些“喂饱”科技公司的初创企业

你也许不会知道 19 世纪旧金山旷工们的名字,但当年为旷工提供耐磨牛仔裤的 Levi's 公司却活到了现在。旧金山因为科技公司而繁荣,也让做科技公司生意的食品公司也跟着红了起来。在旧金山,出镜率最高的公司莫过于 PurplePlantBlends,这家成立于 2011 年,还不到 20 人的果蔬汁公司,目前正在给硅谷的公司提供健康饮食产品。

或许这对于你是个陌生的名字,但它的客户你一定听过:Airbnb、Square、Twitter、Skype……该公司的创始人 Heather Scott 告诉《好奇心日报》,她们获得这么多的关注,除了自身的产品不错之外,参加科技公司的活动也对她们的业务扩展帮助很大。她的一个大客户,Twitter 就是线下活动得来的。PurplePlantBlends 参与了 Twitter 公司的一次活动,提供果蔬汁,然后就被发展为长期的合作。

事实上我们和 Heather Scott 的见面就是在一次食物创业公司的线下聚会,当时她正在作为嘉宾讲述自己的创业经历。“我们想为那些没有在内部建立果蔬汁点的公司提供服务。” PurplePlantBlends 在离旧金山市区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农场还有一个实验室,他们每天就从农场里面采摘当季的蔬果制作果蔬汁,然后当天之内就送到旧金山市区,他们客户的办公室内。

Catch2.me 也是另外一家专门为科技公司提供食品初创公司,他们甚至连 Uber 的厨房也承包了。他们的工作方式,就是为初创公司设计员工餐的方案。目前有不少科技初创公司为了让员工们都能多工作,不要浪费中午或者晚饭出去觅食的时间,都会在公司里面设置多家的餐厅,让员工任吃任拿。而 Catch2.me 公司的创始人 Zach Yungst 就认为他们的使命在于帮助公司建立吃的文化——好吃的食物、宽松的环境、选择更多。目前在 Catch2.me 公司服务过的公司就已经有 650 家。

甚至连传统的饮食业的运作方式也因为科技公司、投资环境和饮食的风向而发生改变。《好奇心日报》曾走进一个关于“食品创业”的线下活动,发现传统餐饮业的人们正在问这个问题:我有一个新创的饮食品牌,但是要先拉投资,还是要自己单干还是先拉投资?

他们都想成为下一个 Blue Bottle 或者 Phiz Coffee 。硅谷最红咖啡店 Blue Bottle 两天前才完成了最新一轮 7000 万美元的融资,累计融资金额已经超过 1.1 亿美元,而他们至今才只有 19 家门店,他们背后的支持者,就是科技巨头 Google 旗下的投资机构 Google Ventures。而主打“慢品牌”的 Phiz 咖啡馆,最近还从 Facebook CTO 等科技高管的手中接过了 1500 万美元的融资发展自己的咖啡事业。


该系列其它相关文章:

「硅谷趋势 2015 之一」招人这个生意不再只是招人而已

「硅谷趋势 2015 之二」大麻已经是科技创业的自然选择

喜欢这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,每天看点不一样的。